失恋

有谁没失恋过呢?

女人边哭边吃,眼泪掺着糖精。直到新开的纸巾见了底,刚买的马卡龙只剩了包装。闺蜜们幸灾乐祸地安慰,都以为她这次伤了元气。然而第三天,就见她大剌剌地绑了久违的马尾出门,却不知她在心里已静悄悄地葬了那个谁。

男人倒好似没事,分手当晚就呼朋唤友,喝酒撒欢。是夜繁华散尽,牛逼吹爆之后,剩他一个人,踉踉跄跄回家,关上门抽了一整条烟,然后泪眼婆娑地把微信签名换成了“娟儿,我想你”。

自我认识的崩塌,是这痛苦的根源。

人认识自己,就像在大雾里走山路。前路看不真着,怕摔下去,就得先知道自己的胳膊腿儿在哪里。遇到爱情之前的十几二十年,小心翼翼地摸摸这儿动动那儿,才总算大致掌握了自己的样子尺寸,脚步也渐渐轻巧起来。走的快了想跑,跑起来了要飞,却没留神跟迎面来的冤家撞了个满怀。这天雷地火一相逢,皮肉灵魂都粘在一起,再也飞不起来。待三五年后,雷息了火灭了要各奔前程时,却不可能你的我的一刀分个清楚明白了。拉拉扯扯,血肉模糊。各自带走战利品,也都留下买路钱。再一看自己,哪还像之前那么干净漂亮。曾经最瞧不上别人的那些脏心烂肺,花花肠子,这下竟都透过伤口从这副皮囊下抖落了出来。曾以为自个是天上白衣飘飘的仙儿,结果也不过两条泥腿撑着的糙人。

多么痛的领悟。

放下不值钱的自尊,弯腰低头挨个捡起地上散落的五脏,不要了的扔掉,舍不得的就整理好塞回去。再把伤口缝好,牙齿补齐。和下一个冤家撞到以前,这样的自己就又可以往前走一阵。只是这次会走得更稳当,毕竟知道了这些伤口下藏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东西。重新认识了自己,也就认识了别人,人就长大了一点。

多年以后,女人在孩子睡着的午夜,因为电台响起的老情歌记起曾经爱过的荒唐人。男人苦情地戒了她最爱的威士忌,终于还是在礼堂跟别人喝下了交杯酒。

是不是仙儿都不碍事,自己看清楚自己就能活得漂亮。

丢了名字的英雄

一个四五岁的小男生,正敬畏地注视着货架上排排站好的塑料英雄们。

看样子他是在暗自思忖,这是哪位,又有什么了不起的神通。

我心不在焉地摆弄着价钱会把钱包烧穿的昂贵模型,侧眼看着这位小朋友,好像在看三十年前的我。

巡视了一圈,孩子可算选定了研究对象。他指着一个蓝色机器人,问身边的妈妈:“这是什么啊?”

女人从手机屏幕里被不情愿地拉回现实,瞥了一眼说:“变形金刚吧。” 孩子兴奋得简直像知悉了宇宙的奥妙:“噢~!变形...变形金刚啊!好厉害啊!那,他叫什么名字啊?”

对这个女人来说,所有机器人都叫变形金刚 - 这显然已经是超水平的发挥了。要说每个变形金刚还有名字,还真是勉为其难。也许她更喜欢代表月亮消灭你的美少女,对追求正义与和平的外星机器生命体不感兴趣;也许小时候她什么动漫都不喜欢也没时间看,因为她是学习委员,总是忙着做习题;也许她只是急迫地想要回到她手机里还在功放着的情感剧场。总之这女人听见孩子又再发问,先是一怔,然后窘迫地发现自己完全没头绪,最后恼羞成怒地敷衍了事,说:“哎呀这个变形金刚没什么名气的啦,样子也不好看。你自己再看看别的吧啊。” 

孩子的兴趣总是来的快去的也快。他无所谓,撇撇嘴,马上又开心地走向下一个货架了。

我心里小声地念叨:“是杯子,他是赛博坦的老战士杯子啊。” 

这一天,我因为目睹了一个孩子错过一整个世界,而感到难以名状的悲伤。

Kup.jpg

House warming

Phew! Finally moved to Squarespace! Hello world! 

As much as I enjoyed Behance, their ProSite service started to feel dated in recent years. And the new service terms under Adobe...well, glad I'm here at last.  

My very first achievement of the new year. :D